王石川《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29日02版)
  10月25日,中紀委召開十八屆四次全會,劉金國當選中紀委常委、副書記。這位59歲的新任中紀委副書記履歷扎實,其清廉做派和接地氣的行事風格頗受關註。記者探訪其在河北昌黎縣小港村的老家,發現其母仍在舊屋居住,兄弟姐妹仍以務農為生,他明確表示不會暗地裡“關照”家人,並告知:“你們都別怨我,我誰都不管。”對同村村民,他也仍舊“不近人情”,有村民直言“金國耿直得邪乎!”(《法制晚報》10月28日)
  邪乎不是褒義詞,但耿直得邪乎則像是誇人,又帶有一點抱怨,原因是劉金國不近人情,高中同學找他辦事,他來一句“我說了不算,跟政策條件不符合的我辦不了”;村裡人都知道他正直不偏私,“走後門”的事不能找他,歪門邪道的事他不會給你辦的。對街坊四鄰如此,對家人更是如此,否則,其兄弟姐妹不會仍以務農為生,其老母親不會仍住在農村舊屋,其妻子也不會長期是臨時工……
  是盾,就矗立在危險前沿,寸步不退。是劍,就向邪惡揚眉出鞘,絕不姑息。烈火鍛造的鐵血將帥,兩袖清風的忠誠衛士。這是“感動中國”2011年度人物評選組委會給劉金國的頒獎詞。劉金國也公開說過,如有不廉潔、不公正、不負責、不作為的任何一點,定將主動辭職!
  如果官員都像劉金國這樣純粹,連一包茶葉都不收,還會身敗名裂,身陷囹圄嗎?不少官員收禮往往都是從一盒茶葉、一包煙開始的,總覺得收一點、拿一點、吃一點、要一點沒什麼,結果胃口逐漸大開,欲壑難填,由蟻貪變成巨蠹,最終被法律製裁。
  如果官員都像劉金國六親不認,不讓家人沾光牟私利,還會父子同“摔倒”嗎?前不久,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受審,起訴書指控,劉鐵男於2002年至2012年,單獨或與其子共同非法接受財物,共計3558.3592萬元。權為子用,利為子謀,等到的只能是法律製裁。
  如果官員都像劉金國這樣盡職盡責,還能不出政績嗎?一些官員為了政績,不是真刀實槍地乾,而是劍走偏鋒,凈搞些歪門邪道,而劉金國走到今天是靠乾出來的,指揮“清網”、“亮劍”、打擊假幣假髮票犯罪、清剿火患,乃至前不久的“獵狐”,其政績單亮麗。
  劉金國像是官場另類,但他所做的不正是本分嗎?不貪不占是本分,權力為公眾所用是本分,乃至於六親不認,也是本分,本分卻成榜樣,耐人尋味。我們還知道,每有貪官落馬,其老母親或老父親就不理解,接受不了,甚至感嘆乖兒子怎麼變質了?而劉金國的母親有幾句話頗值得品讀,當一些村民抱怨沒沾上光,她說:“人還是要走正道,不走正道就不中!”當劉金國升任中紀委副書記後,她說:“兒子就是調動了一下工作,沒什麼大不了的。”
  “累萬盈千,儘是朝庭正賦,倘有侵欺,誰替你披枷戴鎖;一絲半縷,無非百姓脂膏,不加珍惜,怎曉得男盜女娼。”這是清朝第一廉吏於成龍當年掛在大堂上的對聯。於成龍去世後,康熙感嘆:“居官如於成龍者有幾?”自古至今,民眾從不忘記廉吏,從不吝嗇頌揚廉吏。期待像劉金國這樣的廉吏多一些,別讓他太孤獨,太另類。  (原標題:像劉金國那樣“耿直得邪乎”)
創作者介紹

crazy

dc10dcml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