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理科生的詩意表達 □本報記者 黃里
  “我還是寫在手機上傳給你吧。”紅鞋、綠褲、黑衫、白帽,個頭超過1.85米的吳自華在一幫詩歌夏令營孩子們中高大而突出。7月28日,這位北京大學物理系大三學生,在四川蓬溪縣紅海水庫邊要傳給記者的不是黑洞、宇宙射線,或者暗物質什麼的,而是他寫的詩歌。他的詩歌刊載在2014年《星星》詩刊大學生詩歌夏令營選集,名字排在第一個。
  吳自華初中就開始學寫詩,格律詩辭、新詩都能寫,“還只能說是一種學業以外的小情趣。”3年前,他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後,進了該校的“五四文學社”,才開始真正地進行詩歌寫作,不知不覺就寫成了社長。“五四文學社”是北京大學現存註冊時間最早的學生社團,成立於上世紀50年代,海子、西川、臧棣、薑濤、胡續冬等詩人都曾是這個社團的成員。
  “當8躺下後,我再也無法抵達。”這也許是一個理科生天然的詩意表達,因為8橫著放時,就代表著無窮大。
  你的詩中有沒有物理概念?“這個問題不好量化,其實物理世界的事物也不是都能量化的。一個人每天在學習研究物理,用物理方式去觀察事物,詩中間肯定會融入一些吧。當然,這個別人未必能看得出來,如果他們從中看出新意就好。”
  吳自華的職業理想,是與物理有關的工程設計。關於詩歌,他說不會放棄。他將在另一個坐標系,尋找故事的原點。“有限長的被命名為線段,沒有結局的:射線。”一個標準的詩人式回答。
  延伸閱讀
  不存在的鏡子
  □吳自華
  白色。柔軟的月亮的心臟。交替出現的盛滿灰塵的窗口窗帘走成一個疲憊的圓。河水變換著流速以適應風的節奏。但其實他們並沒有在某一扇門前相遇。兩扇門。三扇門。通往蜘蛛巢的小徑捆綁著自身。還有兩條路上點著明燈。這時,會有平板車吱吱嘎嘎地駛過那一片,荒棄的田園。
  (原標題:當8躺下後)
創作者介紹

crazy

dc10dcml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