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三精董事長跳樓調查
  劉占濱之死,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內在邏輯:一個在十幾年前屢試不爽的營銷模式,在新的競爭環境下走向無可輓回的頹勢後,外部的壓力轉化成內在的矛盾,並最終演化成了反腐的機會。
  而這種反腐機會,又很容易帶來一串連鎖反應:在劉占濱之前,三精製藥子公司三精千鶴總經理孫開敬、以及在其中擁有最大自然人股份的劉彥鐸已被調查。劉占濱在死前留下的“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的遺言,讓人對該案的“共犯”產生很多聯想。無論是在面對外部變化時的轉型遲鈍,還是內部“拔起蘿蔔帶起泥”的利益聯盟,均提示著國企的轉型需要內外兼修。
  劉占濱窩案疑雲
  哈藥集團三精製藥股份董事長劉占濱被調查或因涉窩案:先是華潤集團旗下的華潤黑龍江醫葯總經理劉彥鐸被調查;之後,三精製藥下屬子公司的三精千鶴總經理孫開敬等多位高管亦被調查;進而牽扯三精製藥劉占濱涉案。
  作為中國醫葯界領軍企業哈藥集團的一把手,曾擔任哈爾濱市原常務副市長的叢國章坦言:“最近事情太多。”
  5月19日晚間,哈藥集團所屬的上市公司三精製藥(600829.SH)突然發佈解釋公告,證實了當天網絡上關於其董事長劉占濱調查期間自殺身亡的傳聞。
  對於《中國新聞周刊》的採訪要求,叢國章表現得非常謹慎,表示要跟負責此案的檢察機關溝通後,再做決定。最終,哈藥集團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李大平受托接受了《中國新聞周刊》的採訪,但對於案件本身則絕口不提。
  股東會後被帶走
  三精製藥5月19日的公告稱:“哈藥集團三精製藥股份有限公司於5月18日接獲黑河市人民檢察院通報,公司董事長劉占濱先生於5月16日被立案偵查。5月18日早飯後,劉占濱先生稱感覺不適。同日上午,在遜克縣醫院檢查身體過程中,於三樓衛生間擺脫監護法警,從窗戶躍出,墜地身亡。”
  對於劉占濱被調查原因以及涉及哪些案件,公告並未作出進一步解釋。
  據知情人透露,5月15日上午10點,在三精製藥新辦公樓602會議室召開了三精製藥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股東大會,會議由劉占濱主持。
  5月16日,三精製藥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股東大會決議公告亦稱:本次股東大會由董事長劉占濱先生主持。
  由此可以推測,劉占濱是在股東大會結束後不久,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的。
  5月26日,在哈爾濱市群力開發區哈藥集團新辦公大樓,李大平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回應稱,一般辦案機關在辦案時,不會通知當事人所在單位。因此,對劉占濱被調查的確切日期,集團並不知情。
  劉占濱被調查期間墜樓消息披露後,坊間有消息稱,劉占濱被調查一事,或與其操盤三精製藥重組併購關係密切;也有消息稱劉占濱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此次出事主要源於公司幾位股東對劉占濱的聯合逼宮”;更有消息透露,從去年開始,關於劉占濱被內部舉報、收受黑錢的傳言已在集團內部發酵多時。
  對於上述坊間信息,5月26日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李大平都沒有予以證實,回應稱“以後再說吧!”
  本刊記者調查獲知,三精製藥股份董事長劉占濱被調查或因涉窩案:在劉占濱被調查之前,三精製藥下屬子公司三精千鶴總經理孫開敬等人已經被有關部門調查,被調查的還有華潤集團旗下的華潤黑龍江醫葯總經理劉彥鐸。
  上述三起案件是否有直接牽連,目前尚不得證實,但是圍繞資本運作、關聯公司以及校友關係,隨著調查不斷深入,醫葯窩案漸次清晰,有跡可循。1  或涉華潤案
  5月23日下午5時,接近下班時間,位於哈爾濱市南崗區人和街37號的華潤黑龍江醫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潤黑龍江醫葯”)的員工正在往牆上張貼 “嚴禁商業賄賂”的警示板。
  “她很久不在這了!”對於本刊記者提出要採訪總經理劉彥鐸,辦公室人員顯得有些驚訝。
  劉彥鐸,女,曾任華潤黑龍江醫葯有限公司總經理。據知情人透露,“在華潤集團董事長被調查前,劉彥鐸就已經被有關部門調查了。”
  本刊記者通過查詢華潤黑龍江醫葯工商檔案資料顯示:5月6日,華潤黑龍江醫葯管理人員進行了變更,劉彥鐸、王亞茹、馮雅菊已經被撤換掉。
  2011年1月,華潤集團下屬的北京醫葯股份有限公司與黑龍江永裕醫葯有限公司共同組建華潤黑龍江醫葯有限公司,並聘任劉彥鐸為華潤黑龍江醫葯有限公司總經理。
  至此,華潤集團通過旗下的北京醫葯股份有限公司與黑龍江省醫葯配送領域的黑龍江永裕醫葯有限公司共同組建新公司,完成華潤集團在黑龍江醫葯流通領域規模化的擴張。
  2012年3月,北京醫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華潤醫葯商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華潤醫葯商業)”。
  據知情人介紹,此前劉彥鐸為黑龍江永裕醫葯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其公司是黑龍江醫葯流通領域頗具實力的醫葯代理批發企業,公司的主營業務分佈在醫療市場和商業市場,客戶遍佈哈爾濱市、大慶市及省內其他市縣。
  這家公司經歷過兩次更名,剛開始叫“黑龍江省春天藥業有限公司”,後來更名為“黑龍江春天永裕醫葯有限公司”, 2012年後更名為“黑龍江永裕醫葯公司”。
  曾與劉彥鐸有過接觸的醫葯界人士評價說:“這個女人很大氣、‘敞亮’,這些年完成資本積累後,開始搞資本運作了!”
  “他老公曾是黑龍江省藥監局藥品安全監督處處長,後來因病退休了,並且已經去國外定居。”知情人透露說。
  對於劉彥鐸被調查的原因,一種揣測認為:或是因為華潤集團在收購劉彥鐸的黑龍江永裕醫葯有限公司時存在賄賂行為。
  對此,5月26日,本刊記者致電華潤醫葯商業進行求證,並想瞭解華潤集團收購劉彥鐸公司有關事宜,但至截稿時為止,仍未得到回覆。
  還有一種推測認為,劉彥鐸或因涉及三精製藥重組併購而被調查,這種猜測與近段時間三精製藥多位高管被調查相聯繫,則更具有可能性。
  本刊記者通過調查哈藥集團三精千鶴製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精千鶴”)工商檔案顯示,該公司有劉彥鐸、方志有、王建軍三個自然人股東。
  其中,自2004年三精千鶴成立以來,劉彥鐸有三次出資,其中最後一次是2011年12月出資為342.857萬元人民幣,成為最大自然人股東。同時,劉彥鐸還是三精千鶴的董事。
  本刊試圖聯繫三精千鶴另外一位自然人股東王建軍,但其手機始終處於轉移呼叫狀態。
  目前尚無法證實劉彥鐸因何被調查,但是,近幾年,劉彥鐸在醫葯界的資本騰挪,尤其是劉彥鐸在三精製藥的投資,引起外界諸多猜測:“劉彥鐸被調查也許是引發三精製藥地震的導火索。”  同學&下屬被查
  5月23日,位於哈爾濱市南崗區衡山路76號的哈藥集團三精千鶴有限公司顯得有些冷清,大廳只有一名保安在不停地玩弄手機。
  “孫總被調查已經很長時間了,據說當時辦案部門還對其辦公室進行了搜查,目前孫總的事情還沒有結論”,該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向《中國新聞周刊》說。
  5月26日,本刊記者向李大平瞭解關於三精千鶴總經理孫開敬被調查的情況,李也以“以後再說吧”予以回絕。
  孫開敬為哈藥集團三精千鶴製藥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本刊記者通過查詢三精千鶴工商檔案資料顯示:法人代表亦為孫開敬本人。
  哈藥集團三精千鶴製藥有限公司是哈藥集團三精製藥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是集科研開發、生產、銷售於一體的製藥企業,該公司主要從事中成藥固體口服製劑的生產。劉占濱與孫開敬是上下屬關係。
  據知情人透露,孫開敬幾個月前就已經被有關部門調查。也就是說,作為劉占濱的下屬,孫開敬早於劉占濱被調查。“也許是孫開敬被調查進而牽扯到劉占濱。”
  儘管上述推論沒有得到有關部門證實,但劉占濱與孫開敬確有諸多交集之處。他們不僅是上下屬關係,而且他們還皆畢業於黑龍江省佳木斯醫學院藥學專業。
  2012年7月16日,在佳木斯大學藥學院建院36周年慶典暨校友會成立大會上,作為藥學院七期畢業生、哈藥集團三精製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占濱和藥學院十二期畢業生、三精千鶴製藥有限公司總經理孫開敬共同參加了慶典。
  第二天,17日,劉占濱和孫開敬還共同出席了佳木斯大學校企產學研合作協議簽約儀式。
  在劉占濱墜樓消息發佈後,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未經核實的消息稱,劉占濱跳樓後的被搶救過程中,曾反覆說“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
  從以往醫葯腐敗案件中不難發現,管理層經濟問題往往鮮有一人單獨行動,彼此間知會並互相牽連者眾多。在收押審訊過程中,往往會把更多涉案人員交代出來。
  但是劉占濱的“縱身一躍”,給有關部門反腐敗增添了諸多謎團。
  據本刊記者獲悉,上述系列案件或是紀委移交給檢察院辦案,而黑龍江省檢察院只是負責一部分案件調查。
  5月20日,黑河市人民檢察院辦公室葉波也向媒體透露,對劉占濱的調查是由黑龍江省檢察院指派的,“對劉占濱的調查很久以前就開始了,而不是三精製藥公告中披露的5月16日。”
  “對劉占濱的調查實際上在外圍已經有一段時間,劉只是系列案件中的一部分,該系列案件正在調查中,案件比較複雜。”5月26日,黑龍江省檢察院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說。(記者/王全寶)  (原標題:三精董事長被查期間跳樓身亡 牽出幕後醫葯窩案)
創作者介紹

crazy

dc10dcml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